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社会 > 正文

抵御婚嫁陋俗,社会治理要敢出手

2017年02月10日 11:22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报载,春节前后是农村结婚的“高峰期”。近年,随着农民“钱袋子”渐鼓,结婚相互攀比、铺张浪费之风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婚嫁成本节节攀高,动辄十几万的“天价彩礼”,而且还要有楼房和轿车的“标配”。有些乡村婚嫁“穷讲究”,真把老乡“讲究穷”。不少家庭因此负债累累,以至有的儿子要结婚了,父亲当年婚礼的债才还完。一些家庭“因婚致贫”和“随礼返贫”现象屡见不鲜。

  婚姻乃人生大事。在注重礼俗的乡村社会,陌生男女从相识、订亲到走进婚姻殿堂,往往有一整套程序。送彩礼是各地普遍习俗,但以往的彩礼多为实物,取纳吉、定聘等寓意,其丰俭多寡视自身经济条件而定,并不至于拖累家庭的正常生活。而令婚嫁戴上“黄金枷锁”,甚而出现因付不起彩礼而“棒打鸳鸯”等现象,则主要是近些年的事,造成类似现象的起因本身就值得探讨。

  固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诸多。生活改善、财富渐丰为婚嫁成本提高提供了物质基础,而社会普遍的“拜金主义”与盲目攀比心理更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特别在乡村熟人社会,张家姑娘收了10万彩礼,立刻成为李家的现实样板,收送彩礼的多少,不仅成为财富的象征,甚而代表着社会地位、能力的高低。无论“面子”还是“里子”的目标追求,都令到彩礼及婚嫁成本充满“就高不就低”的恶性冲动。

  尤需一提的是,婚嫁“拼钱比富”之恶风陋俗在乡村流行远较城市为甚。而且,愈是经济不发达的贫困地区,此风尤烈,有的家庭甚而将收高额彩礼当作了脱贫与财富积累的捷径。这不能不说是一些贫困农民的悲哀。

  高昂的婚嫁成本以及“天价彩礼”,已成为困扰当下乡村社会的一大流弊。它不仅令诸多农村家庭不堪重负,有的被迫借高利贷,有的生活刚有起色又陷困窘;有的家庭为收送彩礼反目成仇,“亲家”变“冤家”。

  然而,面对愈演愈烈的婚嫁攀比风,政府的社会治理却表现出一定的无力感。一方面,婚嫁纯属个人私事,公权力不便强行干涉;另一方面,近年有些地方的草率做法,也往往引致社会争议,诸如规定婚丧酒席最多摆多少桌,二婚不准摆酒宴等,每每引发舆论围观与质疑,也令一些地方政府对处理此事面有难色,生怕招致公权干预私域的指责。

  其实,当社会流弊和风俗难以靠个体成员的自律与自净抵御时,法规和行政力量的介入与引导就在所难免。如果继续放任类似不良风俗蔓延,只会对乡村社会带来更大危害。对此,应发挥我们社会组织动员力强的优势,大力做好舆论上的宣传疏导,同时,强化乡规民约的制订实施,为农村提供丰富多彩的婚嫁社会服务,力倡新式婚礼。总之,面对婚嫁的恶风陋俗,社会调节该出手时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