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军事 > 正文

一次次出征,军事新闻人的幸福是什么

2017年02月15日 10:50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你幸福吗?曾经当央视这个街采被各种调侃弄得狼狈不堪时,我在想,什么是幸福呢?小时候,幸福是一件东西,拥有就幸福;长大后,幸福是一个目标,达到就幸福;成熟后,发现幸福原来是一种心态,领悟就幸福。

  如今,每当情人节来临时,整个北京商场火爆、餐厅火爆、影院火爆、各种娱乐场所火爆,就连买一枝玫瑰,也价格暴涨、一花难求了。不知从何时起,爱情与浪漫,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名表和名包。在喧嚣中,在葡萄美酒夜光杯中,在与爱情有关无关的相亲活动和接吻大赛赚取了足够的眼球时,我们似乎忘了,爱情,那些最初触动我们心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秋日下的一片红叶?春阳中的一首歌曲?抑或是一封情书、一首情诗?

  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在《自由与爱情》中留下脍炙人口的诗句: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我上军校时,我的闺密把这首诗写在一个精美日记本的扉页上,准备寄给远方的男友,预示着两情若是长久时,一定是志同道合的。她把那个笔记本贴在胸口,甜蜜地憧憬地问我:“你说他会喜欢吗?”

  那是我们的恋爱时节,很文艺、很诗意,常常用最经典、最美丽的诗句,向爱人传递无价情意。黎巴嫩诗人纪伯伦的诗《笑与泪》(节选):

  我注视着沉睡的大自然

  细细地察看

  于是我发现其中有一样无边无际的东西

  他是那样坚韧顽强

  能挺过严冬

  在春天开花生长

  在夏天结果繁荣

  我发现那东西就是——爱情

  这首诗流传于我们青春的男兵女兵之间,不知是哪位男兵送给哪位女兵的,抑或是哪位女兵送给哪位男兵的。总之,我们崇尚这样的爱情,坚韧顽强,没有物欲,没有铜臭,经得起血与火的考验。

  还有沈从文的散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们喜欢那种柔软温润的感觉,爱上一个人一想到他心里就暖暖的、热热的,想一个下午,想一个晚上。想为了对方,应奉献出日光般的温暖,应倾泻出春雨般的情意。甚至不满足于此,就像《致橡树》所说:

  不这些都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用一生的忠贞去爱,像秉持一种信念。

  读诗、写诗、赠诗,我们用青春的纯净,用初开的情窦,演绎着一种富于情怀的“去功利”的恋爱方式,恰如德国著名诗人荷尔德林的名句:

  人充满劳绩

  但仍诗意地栖居

  诗意地栖居,我和夫君结婚时把两张单人床合成一张双人床,唱着邓丽君的《甜蜜蜜》;诗意地栖居,我们的婚礼在部队军官宿舍楼举行,战友们你送开水瓶,他送炒菜锅,构成了一个简易而温馨的小家,第二天便做出香飘满屋的三菜一汤;诗意地栖居,两个新闻人在婚礼的当夜还加班写稿,办公室里的“罗曼蒂克”就是抬头时眼神撞出的微笑。

  当爱情沐浴在诗意的雨林里,当爱情滋润在诗情的精华中,当爱被浪漫的诗歌洗礼,当爱被纯真的诗句包裹,爱变成了一杯催人奋进的美酒,变成了一曲输送动力的战歌。于是,在一路走来时,我们义无反顾、别无他求,总是相信追求的目标就在脚下、就在前方、就在我们挥汗如雨付出努力之后立即可以看到的彼岸。诗人汪国真在《嫁给幸福》里如此吟诵:

  有一个未来的目标

  总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甘愿做烈焰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停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美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

  什么是苦

  只知道

  确定了就义无反顾

  要输就输给追求

  要嫁就嫁给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