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国外 > 正文

海外代购水有多深 记者暗访代购发货链条(图)

2017年02月14日 10:47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青岛妈妈群海外代购事件”风波仍未停息,这些因为熟人信任而购买所谓海外母婴用品的妈妈们,由质疑到步步深扒并得出惊人结论:微商口中的海外直邮产品竟然来自国内某地的一个仓库。

  她们至今心有余悸,但朋友圈满屏的代购信息仍是真假难辨。随着海外产品国内走俏,大量的微商、代理、代购奔赴而至,利益诱惑以及低门槛之下,有的代购商带着低价买进的假货去国外转一圈便可提高价格,成本极低的产品经过快递单号、海外购物单的包装身价立即上涨……记者暗访代购发货链条,其中真相往往让人瞠目结舌。

  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国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并调整行邮税,新税改带来的积极影响仍待“落地”,长期来看或许将促进海外代购行业重新洗牌。

  

海外代购水有多深 记者暗访代购发货链条(图)

 

  韩国一商场,代购者排起长队。网友供图

  代购疯狂

  从奶粉到“董卿口红”

  春节期间,人们开始纷纷更新自己的化妆品、服装配包等,代购迎来旺季。朋友圈的视频里经常可见类似代购直播:凌晨六点,韩国首尔温度零下,新世界百货店门口的人群一直延伸到了外面的广场,黑压压一片。店门一开,他们尽可能多地抢购商品。然后就是想尽办法通过机场检查带回中国。

  澳大利亚的奶粉和保健品、美国和日韩的化妆品、法国的服装,这些在“口口相传”中被赋予了神话般魅力的产品一度成为国人争抢的对象,加上微商、海淘等电商形式的崛起,海外商品代购成为当下一个最火的词汇。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县域跨境电子商务报告》显示,近几年中国跨境电商逆势增长,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4.8万亿元,同比增长28%,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有望达12万亿元。而且人们境外商品代购的地域范围越走越广,一个更直观的数据,新增买家数相当可观的俄罗斯和巴西,新增中国买家数量之和达3.5亿,超过美国人口数量。

  做了3年代购的思思并不包括在官方统计数据之内,社交零售的诞生,让她可以通过微信朋友圈中的社交资源打开市场。她基本上每个月两次飞韩国,逛遍各大免税店和商场,“人肉”带回客户订购的商品,这种依靠朋友信任和免除了各类税费后的销售方式十分火爆。

  自然,思思见惯了需求量的疯狂。今年春晚,主持人董卿的口红上了热搜,订单量持续增长,以至于思思年后紧急安排了一次去韩任务,凌晨三点出酒店排队,依然看到很多商店宣布断货。

  韩国贸易协会和化妆品行业最新统计称,韩国化妆品在华市场份额达22.1%,韩国仅次于奢侈品牌发源地法国成为中国第二大化妆品来源国,而代购在其中就占据了将近一半的份额。

  思思这样的代购者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如同雪球般越滚越大。目前定居澳大利亚的陈航偶尔也会帮国内的亲戚朋友代购,在超市里,眼见4名亚洲面孔的人“狂扫”50多罐婴儿奶粉,就连尚未摆上货架的3箱奶粉也被显然是同一伙的人“盯守”住了。

  2016年7月初,澳大利亚一档名为“A Current Affair”的电视节目做了一期热门话题——探讨中国代购,震惊了全澳大利亚。报道中引用了一组调研数据:全球代购的市场规模大概为150亿澳元(约750多亿人民币),而在澳大利亚本地从事代购的人数约为20万,其中中国代购占大多数。

  而以Swisse和Blackmores为代表的澳大利亚保健品品牌强势崛起,背后的主要推动力就是澳大利亚庞大的代购体系,Swisse曾公布过一个数据,其销量有30%~40%来自于中国。

  取信新招

  直播海外代购过程

  代购的增多使得这个群体鱼龙混杂,一些微商等待信任基础扩散稳定了以后,为了保证赚钱发货开始寻找不那么靠谱的供应商。

  在一个青岛妈妈群里,因为同为母亲大家经常一起讨论火爆的海外母婴用品,从事代购工作的妈妈也会推荐自己的产品。逐渐有人发现从一个妈妈那里拿回来的产品与之前的海外正品略有不同,一番追查后才发现,她所咬定的从海外亲戚那里直邮的产品竟然来自徐州的仓库。

  在从自己信任的朋友那里购买的母婴用品出现了问题后,这些青岛妈妈们组建了一个新群,其中的买手多是一起经历了代购风波的妈妈,她们愿意相信:被信任打击过后便不会再背叛信任。

  事实证明这相当困难,即使足够谨慎也很难在水如此之深的代购行业独具慧眼。面对群里不断更新的代购消息,兜兜妈妈对很多信息存在质疑,“杀熟是微商与生俱来的特质,深谙买家心理的他们会想尽办法让你相信我的货最真”。

  为了让买家相信自己的商品确实为正宗外国货,一些代购者会提供全套的“证明材料”。

  经过朋友的帮忙介绍,记者以代理的名义暗访到在广州拥有高仿鞋工厂的小杨,他们仿造的全是国外一线大牌,每天从他这边拿货的代购厂家不计其数,“我们把货给了他们,他们先把包邮寄到国外,再从国外把包给消费者邮寄回来,说起来是挺折腾的,可是利润大呀,国外转一圈身价立马涨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