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娱乐 > 正文

专访杨树鹏:撞档《长城》 我们的可比性是零

2016年12月14日 14:45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专访《少年》导演杨树鹏 (来源:网易视频)

undefined

   (文/cjl 图、视频/伟子)《我的唐朝兄弟》和《匹夫》让导演杨树鹏走进观众眼中,这两年,更多关于他的标签则是“二姐”张歆艺前夫,对于这点,杨树鹏毫不避讳说自己不介意,更表示比以前更宽容,更善于原谅别人,“在我35岁的时候,我是不原谅别人的。”带着新片《少年》,杨树鹏接受了网易娱乐采访。他透露,《少年》与之前的作品相比,前进了很大一块,此前偏向暴力、黑暗的强叙事风格在《少年》中不再露痕迹,“已经拍到15天了,我没像以前一样一开始就在建立风格,以前我对风格特别要命,如果没有宁可不拍。”

对于选用欧豪,杨树鹏则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非常自然,他自然到我们刚见面他就像一个小痞子一样坐着。”除此以外,共同的街头经历也让杨树鹏器重他。他一再强调,不要因为选用欧豪就觉得《少年》是部青春片,这部电影有性也有暴力,“他讲的是少年人和成年人两个世界的关系。”在11月的发布会上,《少年》正式定档12月16日,这一天,张艺谋的《长城》,葛优、章子怡加持的《罗曼蒂克消亡史》都将与观众见面,杨树鹏赶忙澄清档期的事,称导演要尊重发行方的意见,因为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讲,从演员、投资规模、阵容,零可比性,杨树鹏淡定地说道,“zero。”

今年是杨树鹏拍电影的第十年,生活不比电影平坦,他透露现在离成佛只有一米到两米的距离了,“当他们需要描述一件事物的时候只能这样描述,我都无所谓。”谈及未来,杨树鹏则透露自己构架了一个犯罪片三部曲,他将视角从少年复仇转到少女奇案,新计划叫做《血腥甜心》。

年初起一直嚷嚷着要过600亿的市场似乎有些“打脸”,杨树鹏先是坦言电影市场还是太差,而后说道,“600亿是不是也够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一千亿,一千亿能到我们保的那个营业额吗?”也许,这也是众人的疑问。

undefined

不变:之所以不拍喜剧/爱情片 因为对那样的影片缺乏认识

杨树鹏:网易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杨树鹏。

网易娱乐:为什么要拍这个剧本?

杨树鹏:在这五年的时间里面我一直在想,哪一种电影是我真正想拍的,可能也有一些项目找我,但是每次我就要问的时候,这个是不是你想拍的,我的回答其实全是否定的,我并不想拍那样的电影,我不想拍两个城市里的年轻人相遇产生的爱情,然后他们决定结婚,他们又遇到了困难,他们战胜了这个困难。

网易娱乐:不想拍那种普通的爱情片是吗?

杨树鹏:对,我对那样的影片缺乏认识,我没有足够多的心理准备,去拍那么通俗,那么浅显的爱情喜剧或者是探险喜剧,这样那样的喜剧我都没有准备好。其实在我的想象里,我应该在拍一个犯罪电影,所以当《少年》这个项目来的时候,我觉得还挺是时候的,因为我也沉淀了,也思考了,也否定了,所以现在该肯定了。所以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上映。

网易娱乐:张译最初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觉得角色已经很丰满了,然后你们在现场还要不停的探讨,去修改是这样子的吗?

杨树鹏:对,是这样子的。因为我跟张译非常熟,我们俩就相当于在一个工厂上班的两个人,只不过我是他的班组长而已,所以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总是会聊人物,聊情节,甚至拍完了我们俩还在聊,有可能补的我就会补。所以在整个影片从剧本写作到拍摄到后期制作,整个的阶段我们其实一直在不断的丰满他,所以一开始这个电影的观众看到的和现在他们看到的其实很多不同。

网易娱乐:你自己会有不断推翻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吗?

杨树鹏:没有推翻过,但是我不断的在丰富它,好像你本来想烙一个饼,但是你一直觉得这个白饼不好吃,所以你希望它有味道,然后你慢慢的加了葱花,慢慢的加了盐,慢慢的放了油,然后后来你可能又放了点别的,到这个饼完成的时候它已经是一个香喷喷的葱花烙饼了,它挺像是这样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