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体育 > 正文

北京老虎伤人事件家属申请提级审理 暂未获回应

2016年12月10日 10:01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北京报道

12月9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从北京“老虎伤人”事件家属处获悉,半个月前,家属方向延庆区人民法院起诉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并申请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或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其他法院异地审理一事,目前暂未获回应。

  申请提级管辖 暂未获回应

今年7月23日15时许,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一起东北虎伤人事件:赵女士一家三口带着母亲,自驾车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游玩。在虎园内,赵女士下车被老虎拖走,她的母亲周克勤下车救援,也被老虎咬住。事件最终造成赵女士严重受伤,母亲周克勤不幸遇难。

8月24日,北京“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故调查组,就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的东北虎伤人事件发布调查报告,认定此次事件是由于游客未遵守园方规定擅自下车致其被老虎攻击伤亡,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赵先生此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动物园方面自从拿到这份报告后,就表态只会从人道主义角度赔偿家属10来万元。

由于对对方的态度不满意,并坚持认为对方该负主要安全责任,11月下旬,伤者父亲赵先生向北京市延庆区法院提交了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诉状。

11月22日,赵先生再次赶到延庆区人民法院,申请该案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或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非延庆区法院的其他法院进行审理。

在起诉状中,赵先生方面索赔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154万余元。

之所以申请提级管辖或异地审理,赵先生当时告诉记者,“怕有地方保护倾向”。

12月9日,赵先生通过电话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目前已过去半个月,家属方暂未获得法院方面的回应,“递交申请的时候,法官表示,要研究后再报送上级法院”。

赵先生表示,截至目前,两个多月时间内,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方面也未与家属有过联系。

  伤者现状:右下颌的钢板还没取

老虎伤人事件发生后,网上出现一些猜测,有说伤者赵女士和丈夫关系不好,下车前两人曾吵架的;也有说“女子是男子的情人”的,对此,赵先生都通过媒体进行了回应,“我女儿是今年五六月份才到的北京工作,之前一直在马鞍山的一家企业里上班,女婿在北京,隔一段时间才能见面,怎么会经常吵架呢?他们平时关系很好啊。”

至于“女子是男子的情人” 、“家属是职业医闹”、“已经成功医闹了三起”等说法,赵先生更认为是无稽之谈,“车里确实是我女儿和女婿,还有外孙,我们平时几乎都没怎么去过医院,哪里来的医闹?”

当事人赵女士此前也向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表示,她下车的真实原因一方面是晕车,另一方面是动物世界内没有警示标识,让一家人误以为已经

走出安全区,而不是网上那些误传。

“我现在伤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生活能自理,也还能开车,但是脸部的伤还在康复当中。”

她说,从她脸部到下巴有道20多厘米的伤疤还在恢复当中,右下颌的钢板还没有取,将来还需要整容和种牙。

  园方此前回应:虎园重开欢迎走诉讼程序

对于伤者家属的表态,当事另一方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封面新闻记者试图联系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针对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中死伤者家属去法院起诉一事,八达岭动物园宣传负责人曹志杰此前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是当事人的权利,我们也非常欢迎他们这么做,最开始我们双方说最好能达成一致,如果不能达成一致的话,我们就依法来处理。”

事发后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园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直到11月13日才开园。有媒体记者在事发地看到,事发地左边是一个小山坡,坡上种有草皮,坡顶趴着三只东北虎。前方则是两道绿漆大门,门上有两块禁止下车的警示牌。曹志杰当时称,整改期间,东北虎园内已经增设电网,并在出口处大门上增设一块蓝色警示牌,上面写着“严禁下车”。

对于老虎目前的情况,曹志杰介绍,事发后已经将老虎关进笼子里,开园后又重新放出来,游客多时多放,游客少时少放。他说,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老虎并非马戏团的老虎,全是放养状态,管理员每天早上固定时间入园,然后进入一间固定的屋子,关上大门,放老虎出笼,等老虎被收进笼子才会出来。

据《工人日报》此前报道,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部负责人曾表示,在经营行为中,保护消费者安全是经营者的第一责任;在责任主体中,经营者是保护消费者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消费者“违规”不等于经营者无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