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国外 > 正文

中国强盛崛起面临外部挑战 可学美国用一战略应对

2016年11月15日 12:45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崛起的诱惑:美国“精彩小战争”

“精彩小战争”一词的始作俑者是美国驻英国大使约翰·海,1898年广为报道的美国西班牙短暂战争中的军事行动发生后,他在写给老朋友西奥多·罗斯福的私人信件中,造出了这个词 。

这场为时10周的战争从古巴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开始,在加勒比和太平洋展开。由于美国海军的超强实力,海上战争很大程度上是一边倒的。在陆上美国地面武装轻松地赢得了几乎每一场战斗。1898年巴黎合约签订后战事终结,合约承认华盛顿临时控制古巴,永久占据波多黎各、关岛和菲律宾。

在回顾美西战争时,我们能够看出许多共性特征和美国的动机——这些特征后来能够应用于中国当前的大国轨迹中:

阻止外部势力插手:驱动美国走上战争之路的首要战略恐惧是美国认为西半球的欧洲殖民强国会对加勒比、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的蚕食和干预。通过门罗宣言阻止西半球任何大国(加拿大除外)的支配被那个时代的美国总统视为一项国家核心安全利益。但是,随着重要的安全“鹰派”担心如果美国不很快取得海外殖民帝国的外在形象,那么机遇的窗口将会永远关闭,美国扩张主义者的热情也起了作用。这种狂热使得美国在美西战争之后的20年里派遣部队进入拉美国家多达32次。美国的这些干涉行为符合所谓的罗斯福推论(得名于西奥多·罗斯福总统,1901-1909在职)和门罗宣言,西奥多·罗斯福力陈是其他大国的“长期不当做法”迫使美国“行使国际警察的权力” 。

保护关键的全球贸易流通通道:那个时代的美国战略思想家们深深关切地是,如果美国被拒之门外,无法获得海外殖民地的资产,那么美国就不会有海权来保护自身获得关键地区市场和资源。这种以海军为中心的战略,最为卓著的鼓吹者是曾两度出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院长的阿尔弗雷德·T·马汉上校。该战略促使华盛顿先是垂涎继而获得了夏威夷和菲律宾(通过菲律宾可进入亚洲,尤其是中国),后来又开凿了巴拿马运河。

恢复国家统一: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南方和北方龃龉不断数十年,但是美西战争的辉煌被证明对双方是一种慰藉。这场战争为南方北方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敌人,促进了全新的国家认同的形成,全国性的媒体报道(报纸)则激发了这种动力。时至今日,当美国庆祝7月4号独立日时,流行的装饰、音乐、图片和服装可以追溯到这一时期——而不是更早的独立战争。

重新确立国家的使命感:随着美国西部边疆的“封闭”,美国“昭昭天命”概念(译注:19世纪美国人所持的一种信念,认为美国被赋予了向西扩张至横跨北美大陆的天命)——或者开疆拓土的正当性——就再也没有出路了。而美西战争赋予了美国人能够再次施展国力的新边疆。

见证了美国成为世界性大国:美西战争使美国进入全球事务。作为一个殖民大国,西班牙从此再也没从这次大败中恢复元气,美国随后被世界既有的帝国列强们视为一个可信的军事威胁和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大国。推动美国发动对西班牙战争的领导人们心中也的确乐见这种结果。

证明了海权在现代战争中的中心地位:在欧洲殖民帝国时代,三面被大洋围绕的美国接受了海权是全球性大国国际影响的一部分,这不足为奇。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对这一战略构想的坚持到达了顶峰,直到今天美国仍然保持着这种战略构想的符号特征。

一旦决定开战,美国是毫不退缩的:西班牙政府知道自己必败无疑,所以拼命想避免战争,在冲突发生前数月间做出了一系列重大让步。但华盛顿主战的“鹰派”不为所动。因为战事对美国的安全没有直接威胁,所以这完全是一场选择性的战争(选择性的)——从而为时至今日美国的全球警察角色开了先例。

精英们设计的战争:三位“哈佛人”精心策划了对西班牙宣战的国内宣传攻势:威廉·兰道夫·赫斯特,报纸大亨和“黄色新闻”(译注:新闻报道和媒体编辑的一种取向,以不择手段的方式吸引读者)的创始人,利用新闻煽动公民的民族主义狂热;亨利·卡波特·洛奇,美国参议院的战争倡议者;西奥多·罗斯福,在迫使威廉·麦金莱总统干预古巴内战后,辞去了海军助理部长的植物,领导了有美国第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之称的“莽骑兵”(译注:罗斯福招纳的一支由牛仔、矿工、原住民等组成的骑兵队,在美西战争中名声大噪)。

建立在可接受代价之上的军事荣耀:除了海军上校马汉看到自己的海权理论得到验证,许多军中英雄涌现在这场简短战事的零星战斗中。例如在这场持续了10周、战斗中损失了不到400名美国人的战争中,颁发了110枚荣誉勋章(美国最高军事荣誉)。授勋数量和美国在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数量差不多(119枚),尽管后者在战斗中损失的人数是前者的139倍之多(5.3万多人) 。美西战争中出现的主要军事传奇人物是“莽骑兵”泰迪(译注:西奥多的昵称)·罗斯福,当时只是一区区上校,后来当选为人口最多的纽约州的州长之职,继而担任美国副总统,最终登上总统宝座。

选择弱势对手的智慧:如果美国真的想和当时主要的殖民强国开战,它就会从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之中选择对手。然而它选中了西班牙,一个当时已经日薄西山的帝国,西班牙无力保护自己在西半球和太平洋的势力范围。美国做出这个选择的关键是保持冲突的短期性,以及相对低的成本和伤亡。

煽动国内新闻报道的作用:在战前数年,大发行量的报纸开始出现在美国主要城市,激烈争夺读者。对西班牙“暴行”的报道(一些是真的,一些是古巴活跃分子杜撰的)为媒体巨头的崛起提供了素才,这些媒体巨头为战争的准备和开战对素才进行了耸人听闻的处理,从而为其赢得了“黄色新闻”的贬义标签。

“血衣煽动”:美国历史上政客们常用“血衣煽动”(援引政治或军事上的死难者)的方式批评对手。美西战争的预备阶段,美国军舰缅因号因未知原因在古巴港口的沉没成为一件标志性的“血衣”,鹰派人物藉此极力要求宣战。“牢记缅因号”成为战时美国主要的口号。

由此产生的战利品与负担:波多黎各、关岛和菲律宾被美国永久控制,古巴则被美国临时控制。加勒比海此后被认为是“美国的内湖”,这种战略态势持续至今,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几乎引发一场核战争。美西战争也开启了整个20世纪美国频繁军事干预拉丁美洲的历史模式。一个更直接的负担是在接手政治动荡的菲律宾后,美国被拉进了15年的平叛作战,战斗伤亡人数是美西战争的3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