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头条信息 > 汽车 > 正文

千年古寺女壁画师成网红 遭行家质疑实为毁文物

2016年11月05日 09:43 来源:今日头条信息 点击:

原标题:广胜寺网红女壁画师争议的背后


广胜寺下寺水神庙壁画,网红女壁画师的工作场地。
▲游客来到正在修复中的下寺后佛殿参观。
▲下寺大佛殿内,墙脚边随意搁置着12块残存壁画。
▲网友质疑女壁画师微博展示的修复图片存在修复问题。              网络截图

日前,网帖《她有一张金喜善的脸,却在山西的一个寺庙,爬上爬下修了两年壁画》的火热,让一位修复文物的80后女孩备受关注。随后几天,该女壁画师又开始遭到网友质疑,认为其修复手法很不专业,不是在修文物而是在毁文物……一时间,关于文物保护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女孩是否为专业的文物修复工作人员?其在壁画修复的过程中使用的方法是否得当?她所在的单位是否具备相关资质?带着这些疑问,京华时报记者9月13日来到山西广胜寺展开调查。

女孩修复古壁画引争议

“长得像金喜善,既有颜值又有情怀”。日前,来自山西的一位修复壁画的年轻女孩在网络上走红,凭借微博中“我在洪洞修壁画”的工作日记及高颜值,引起了大批网友的称赞,多家媒体及公众微信号大量引用了女孩修复壁画的微博图片和日记进行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

据媒体报道,这位修复壁画的女孩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文物修复专业。她曾在微博中表示,毕业后因对文物工作的热爱,选择留在山西从事文物修复工作“完成自己的青春修行”。

然而,正当她“被走红”的时候,一周前,一些网帖公然向女孩修复壁画的行为“开炮”,并质疑她及其单位对广胜寺的壁画修复水平。一位在微博里实名认证的女网友发博文说:“去年我们在山西这个寺庙亲眼见她们‘修’壁画,大家当场就忍不住愤怒了,这哪里是修复。用她们的水平在文物上重新勾线,用廉价的石色和艳的红在古画上涂抹,古代画工几代人的心血,千年的历史印迹,就这样被后世之手涂……”

随后,又有一篇《毁文物的女孩,如何就成了网红女青年》的文章在网络上发布,从专业角度对女壁画师的修复工作提出质疑。作者认为女壁画师在微博中展示的修复图片进行了大面积涂抹“修复”,壁画人物脸部的线条比例走样,把淡的地方画浓了,颜色深浅不一,原本断线的地方也被连接起来了。文中还配上了一张图片,图中一只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正拿笔修复壁画,图中作者认为修复有问题的地方都用红笔做了圈注。

就在这些言辞激烈的网帖发出之后,记者发现,女壁画师微博中原有的一些在广胜寺壁画修复现场工作的照片已被删除。

记者多次联系女壁画师及提出质疑的网友,均未得到正面回应。此后,女壁画师在微博上公开表示,“从现在开始不接受任何采访,还有一些电视节目也不会参加,请大家不要找我了,感谢大家的理解。原谅我适应不了大千世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多来看看微博,互相学习。关于我的家乡、还有壁画以及文物修复方面的问题,我都乐意和大家分享。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厚爱。我是一粒微尘,低到尘埃里。”

壁画修复地需开锁参观

一组修复文物的图片炒红了一位女孩,也让山西广胜寺这个著名的佛教圣地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广胜寺位于距离北京700公里之外的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东汉年间,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年),平阳(今临汾)一带发生大地震,寺庙建筑全部震毁,元大德九年(1305年)秋又予重建。目前供游人参观游览的广胜寺,除上寺飞虹塔及大雄宝殿因又遇地震明代重建外,其余均为元代建筑,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

广胜寺分上、下两寺和水神庙三处建筑。上寺在霍山巅,翠柏环抱、古塔耸峙,琉璃构件金碧辉煌。下寺在山麓,随地势起伏而建,高低错落、层叠有致。此前网红壁画师主要的工作地就在下寺。

9月13日,记者来到广胜寺,在下寺院落北侧高高的月台上,一座大门紧闭的大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里需要导游或是保安前来开锁,游客才可进入参观,工作人员称这一做法是为了防止壁画被风化。

当两扇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后,4米高的水神明应王像威严肃穆,但最珍贵的还要数殿内四壁的元代壁画,面积有197平米,这也就是微博热门话题“我在洪洞修壁画”网红女画师的工作主场了。

壁画从内容上看可分为13幅,这些画布局得当、主次相辅、各成格局,这是“我国古代唯一不以佛道为内容的壁画孤例”。绘于明应王殿南壁东侧的元杂剧图,展现了一个散乐班正在登台谢幕的场景。画中11人,从头戴冠饰、脸谱鬓须、服装道具,可看出生、旦、净、末、丑角色皆备,行当齐全。因此被专家誉为广胜寺之一绝,这也是我国目前唯一面积最大、保存最好的古代戏剧壁画,尤为珍贵。1998年,该画与捶丸图同时被编入《中国历史》教科书。

而绘于明应王殿西壁北侧的下棋图,画面中所表现的是700多年前人们使用的棋盘和棋子,棋盘似“楚河汉界”,而棋子却类似于围棋。这幅图为研究我国古代棋类的发展和演变,提供了极为形象的资料。在其下方的捶丸图,从球场环境、球丸大小、球窝形状、球杖式样以及捡球人的姿势和击球人数看,它是我国关于捶丸运动的最早图画记载。专家据此推断,我国古代的捶丸运动与当今的高尔夫运动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

在这里,记者随机采访了不少游客,他们均表示,用肉眼很难分辨出哪里被修复过。但一位专程来山西各寺庙看壁画的老者表示,专家通过鉴定就可以判断修复的工艺是否合理。

广胜寺壁画上世纪曾失窃

在下寺后大佛殿,由于游客不多,这座寺区现存最大、最古老的元代建筑显得有些落寞。在这里,虽脚手架林立,但未见有修复人员在施工,寺内工作人员说,“他们提前放假回家了。”

在被围挡包围起来的地方是几尊主像的莲座,目前也正在被修复。据导游介绍,他们的衣服下摆直垂于莲座以下,保持了唐代的手法,这在晚期的塑像中实不多见。而环绕其四壁的即是寺区内最早的壁画,面积有300多平米,均由元代宫廷画师所绘制,内容是大型的释迦佛说法图和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等故事。